高石:关怀“无处安放”的成长需求

918博天堂

2018-10-20

高石:关怀“无处安放”的成长需求http://:09:24 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  【字号】  公共教育资源供不应求,或许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,但无论如何,孩子的成长不能耽误  有外国媒体报道,不少美国家庭,会将孩子在出生8周左右后送往日托中心。 上日托中心、幼儿园,并不受居住地的限制,保健与教育质量较好的都十分抢手,需要按照“先长后幼”的筛选原则预先排队。

孩子还未出生,去几个日托中心同时登记、占位的情况并不少见。

  一份名为《托儿危机》的报告显示,美国华盛顿2015年有营业执照的日托中心一共能提供大约7610个位置,而该市3岁以下儿童总数却多达万人。 这意味着,该市只能为大约1/3的婴幼儿提供服务。 詹妮弗·霍夫曼是当地一位刚怀孕不久的妈妈,孩子还有6个月才出生。

虽然还没有想好孩子的名字,可她已经在一家日托中心交了几百美元“占位费”。

让她感到担忧的是,交费并不能保证入学,而且如果没有空位,“占位费”是不能退还的。   当地的婴幼儿数量还在持续增加。

美国人口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2010年4月至2016年6月,大华盛顿地区的新生儿数量为504490人;仅2015年7月至2016年6月,新生儿数量就超过8万人。 由于出生高潮、托儿机构有限等原因,寻找价格合适、交通便利、保教质量好的儿童看护中心,堪称是一场“战斗”,入托也因此逐渐成为年轻父母们的心病。

与此同时,当地的私人保姆护理费依然高企。 以一周工作40小时计算,费用大约为一年万到万美元,而家庭平均年收入为9万美元,这让许多家庭望而却步。

  出于对孩子未来负责的考虑,美国一些年轻父母,被迫选择其中一人辞职在家看护。 长时段的充足陪伴,当然有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。 但华盛顿智库“美国进步中心”研究发现,幼儿看护问题解决的同时,也会产生不少后续影响。

比如未来可能有工资增长、退休储蓄方面的损失,并且这种影响会持续几十年。 另一方面,尽管一直以来,美国社会对女性做主妇的接受度较高,但是不少女性尤其是未婚女性更倾向于经济独立。 这样的矛盾,无疑加剧了问题解决的复杂程度。

  不忍心看着子女将就,美国的老一代人也被动员起来帮助照料孙辈。

不愿放弃职场的年轻父母,在权衡利弊后选择自己花钱租套公寓,请双方家长轮流过来照看,以解决临时性难题。

由此产生的一个趋势是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住在离父母家较近的社区。

为了减轻两代人的负担,要求降低学前教育收费、扩大教育资源供给的呼声越来越大。   环顾世界,入托不仅在发展中国家存在种种问题,在发达国家也是“老大难”。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大区,3岁以下的孩子进入公立幼儿园的比例仅为%,家长必须提前一年为孩子登记才有可能进入公立幼儿园,否则就得花高价钱去上私立的幼儿园;而日本政府今年4月的认可保育所首次入所选拔中,东京23区与全国20个政令市的至少万人收到了“落选通知”,“落选率”高达%。

公共教育资源供不应求,或许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,但无论如何,孩子的成长不能耽误。 以更优质的普惠性公共托幼服务,来消除父母的后顾之忧,才有可能实现缓解教育焦虑和激发社会活力的双赢。   《人民日报》(2017年05月12日05版)。